不动若山 温润如玉

要经历多少沧桑和动荡,躲过多少阴谋和暗枪,才能修炼出一张加密过的脸庞;
要经历多少吵闹和分离,躲过多少苦痛与折磨,才能锤炼出一份来之不易的爱情;
又要经历多少血泪和迷茫,躲过多少毁灭和灾难,才能蜕变出展开双翼的翅膀、飞越那种种绝望。。。

最辽阔的人心

在别处:

 

文/马德
1 

   春天。我看见,阳光站在对面建筑的屋瓦上。

   我不动,它亦不动。我一嗓子喊过去,它好像挨了一石头,突然蹲伏下来。哗啦啦,流泻成一屋顶的波浪,灰色的,沿着屋瓦,一根曲线,一根曲线地流动。我换一个姿势看它,浪就换一个方向涌过来。

   一个上午,我就盯着这一片阳光看。阳光或站着端详默坐在窗口的我,或干脆一个浪接一个浪,跟我玩浪打浪。

   我在发呆。它,陪着我发呆。

   抽眼回来,像拉回溃散在尘世的千军万马。我拿出手机,写一个短信发给自己,只一句话:有时候,有些寂寥,就是与自己的内心的一场盛大的对话。

2

   邻家有猫,叫花儿。有小儿,唤作宝儿。

   宝儿家的花儿睡在沙发上,睡相深沉。只是,花儿的一条前腿弯成月牙形,盖在脸上,像是要挡住风,像是要捂住暖。

   宝儿扯下沙发罩,盖一块在花儿身上。又扯下一块,盖在花儿脸上。再扯下一块,宝儿左瞅瞅,右看看,不知该盖在哪儿。

   宝儿满嘴里,全是话:花儿好好睡,别怕冷,宝儿为你盖。

   花儿被扰醒,弓身跳下地。慵懒地站在地板中央的花儿,肚子格外大,花儿的小花儿,该生了吧。

 

3

   “天下足球看到的一个画面。

   英国的一场足球比赛。双方打平,比赛只剩最后一分钟。这时候,一方球员带球突到对方禁区,然后,摔倒。裁判当即鸣哨,点球。

   然而,没有想到的是,摔倒的队员起来向裁判解释,说自己假摔了。裁判没有听,手指果决地指向了点球点,依旧判罚了极刑

   球员无奈走向了点球点。一声哨响,一脚踢出。

   在场的所有的观众,看到的景象是,那个球员,把球踢向了天空。

   一场伟大的比赛,有时候,就是一脚球。

4

   那一天,风很大。

   菜市场里,一个摊主,正在数钱。他的两根手指紧紧捏着那沓钱,仿佛,风,随时要从他手里抢了走似的。他面前,绿的黄瓜,紫的茄子,红的西红柿,也个个神经紧张,为他盯着贼头鼠脑的风。

   都是些碎钱,但他数得极认真。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他一张张数过的,是所有的艰辛、喜悦和希望。

   我想说的是,与那些数着银行卡上数字的有钱人相比,只有这些一分一毛数小钱的人,才会数出钱带给一个人的,最原始最本质的快乐吧。

5

   几年前,在一堂课上,一个学生站起来说:老师,不愿意听你上课。

   她突然爆发了,火山一样。她放下要讲授的内容,又是讽刺又是挖苦批评了半天,样子歇斯底里。即便这样,下课后,趴在办公桌上,她呜呜咽咽哭了半天。

   她觉得学生不理解她,不懂她的辛苦。就因为这一个学生,她对那一个班,好长时间,都没有好感。即便站在讲台上,也疙疙瘩瘩的。

   后来,她决定原谅。她知道,作为一个老师,这样是不对的。

   几年后,那个学生大学毕业,回来看老师。她已经把那件事忘了。学生笑盈盈的,说,老师,给我一个机会,让我把以前课上的那句话补充完整。

   其实,我当时要说的是:老师,不愿意听你上课,希望,你多为我们讲讲人生。

   这个世界,最辽阔的宽恕,究竟,谁给了谁。

 

 

评论
热度(5)
  1. 不动若山 温润如玉半生如今 转载了此文字

© 不动若山 温润如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