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动若山 温润如玉

要经历多少沧桑和动荡,躲过多少阴谋和暗枪,才能修炼出一张加密过的脸庞;
要经历多少吵闹和分离,躲过多少苦痛与折磨,才能锤炼出一份来之不易的爱情;
又要经历多少血泪和迷茫,躲过多少毁灭和灾难,才能蜕变出展开双翼的翅膀、飞越那种种绝望。。。

“忙” 吗?!

忙者,心亡也。

曾经我说过“耐劳碌易、安闲散难”,也许忙碌会让人感觉充实一些。

然而现在,每天都在重复着单调的忙碌,工作、吃饭、睡觉,一种久违的不安的感觉油然而生,在夜色里更添寂寥...

       其实我知道自己是性情中人,遇事不懂得权衡利害、只知跟着自己的性子来,总以为将心比心就可以,为此不知受过多少伤;可是,我问自己,我有什么呢?如果我也事事都计算得失、利害,那我和那些算计人的人还有什么两样,这不符合我的秉性,况且,如果连这点胸怀都没有,将来如果有机会又怎能广揽人才、大展鸿图呢?所以,我告诉自己宁肯吃写亏也要保持住自己的相对优势,就像三国的刘备,如果刘备也学曹操,心机权谋,可失去了时机和挟天子以令诸侯的“势——天时”,盲目跟随只会万劫不复,更不用提中兴汉室了,我想刘备一定这么想过;还有孙权,三世经略,地缘尤佳,可刘备呢,他没有父兄可以依靠,也没有地盘立足,也就没有了地利;可他有什么呢,诸葛亮告诉他,说他有人和,其实他哪里是有人和,他只是没有办法而已,天时地利被人占尽,若无这等眼光也就不会有将来的三分天下了。

       清楚的记得老版《三国演义》第一集,刘备年近而立之年,织席贩履以为生计,待到黄巾起义,朝廷无力而让各地自保之时,许多热血青年如关羽、张飞等都有志报国参军,而刘备却拒绝了,他高瞻远瞩的指出黄巾平定之日便是群雄崛起之时,汉室已经衰微,届时逐鹿中原、鹿死谁手犹未可知,便说不必打工、创业正在当时;并有心拉拢关张结为异姓兄弟,为自己的宏图霸业奠定了基础,而后每每将兴复汉室挂在嘴边,其实他自己都不相信,待三分天下更有一统天下之志;就如曹操对刘备说的,如果没有这个时势,你不过是个织席贩履的百姓,而我也不过是个小官而已,然而时势造英雄,岂不是天意?
       
       也许这不过是痴人说梦,年届尔立,可是我又拿什么去立?我问自己,这几年走来,是否后悔、是否遗憾,谁又说的清,很多时候一件不经意的小事都能改变一个人的命运,但求无愧于心吧

       回首往事,少年时代博览群书、经史子集尤其是兵书更是酷爱,可成年后却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变的愚笨不堪、变的我自己都快不认识自己了,家里许多人总以为我读书读傻了,可是经历了那么多,我已经可以做到对那些闲言碎语不理不睬,也就不必活在他人的吐沫星子里,于是,我又成了另类,成了不受欢迎的人,只是我自己明白,何必对墙头草挂怀呢?不如一笑置之,如果没的笑,还可以一闪了之,终有一天世道人心会清朗的。

       有时候,心,沉下来的时候,我才发现,我好像迷失了,虽然我经常告诫自己——要知道自己是谁,从哪儿来,和谁一起,到哪儿去? 这也是我对人生的理解。
 
       慢慢的我明白了,为什么这几年来我经常的居无定所,频繁的换工作,经常唉声叹气,夜里一个人独处的时候总是沉浸在那些的貌似悲伤的曲子中,有些朋友觉得我有才,姑且充个胖子也不过是怡笑大家而已。

       曾经,我这样问自己 :
话说心在哪儿,价值就在哪儿。跟着自己的心,可曾穿过城市的喧嚣看到那一丝清露,可曾听到茧内颤抖着身躯欲抖动翅膀等待破茧而出的呼吸;谁曾记起那些孤独的岁月里你是怎么熬过来的,谁又能明了你戴着面具的微笑,谁又一次次一回回把心绪深埋、把自己忘记;漫长的守望,漫长的坚持,漫长的期待,漫长的沉思,心,苦了,累了,不敢轻易开启,只因这浮生有太多的意外和无奈,生与死,也不过如此,清醒着痛苦着,麻醉着就像自己死了,有时候我就在想啊,人活着到底为了什么,没有人能给我答案,我问自己的心,什么时候你会痛,什么时候你会开心,什么时候又感到窒息,心回答,什么才是宁愿舍弃生命也不愿舍弃的?
默然之间,无数的念头闪过,不是功名富贵衣锦还乡,亦不是那虚无飘渺人间正道,而是自己的心能够自由的呼吸,能够想心所想,做心所做,最好的是还有一颗心互相扶持着,不再倾诉无门,不再孤独无助,就这样用心去走这人生的旅程。。。 

      时至今日,我依然在寻找,命运啊,命运,难道是时势不至吗?

都说时势造英雄,在那些人性张扬的时代,激扬文字、指点江山,在现在看来都有些缘木求鱼了;然而,科技的发展永远无法弥补精神的损失,我时刻铭记这这句话,这也是我对这个时代的看法;在这个世纪的转折点上,明千年不遇之大势、这等旷古英杰,锥藏何处?仍未可知,而探求出命运的道路,仍将有待来者...

 如同毛泽东启蒙老师杨昌济所说:一个人的作为大小,本源于志向高低,无志者天才可归于庸碌,有志者垄亩亦可飞鸿鹄。修身应以立志为本……各位同学!如果大家能自今日而始,明三千年一遇之大势,立三千年一遇之大志,以天下为己任,由此而磨砺意志,砥砺品行努力学习,奋发图强,以舍我其谁之大气魄、大担当,肩此重任以待来日,则他日改天换地,为我中华数千年之新篇的旷古英豪,又焉知不在诸位之中……!

 有人说行至水穷处,坐看云起时;我要说:行至水穷处,风云入海流;秦皇扫六合,韶仪满天下。


 

作于2015.05.31 夜               


评论

© 不动若山 温润如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