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动若山 温润如玉

要经历多少沧桑和动荡,躲过多少阴谋和暗枪,才能修炼出一张加密过的脸庞;
要经历多少吵闹和分离,躲过多少苦痛与折磨,才能锤炼出一份来之不易的爱情;
又要经历多少血泪和迷茫,躲过多少毁灭和灾难,才能蜕变出展开双翼的翅膀、飞越那种种绝望。。。

你生活着,不是生存着,你就会体悟出世间一切的道…


“心”——是什么?

“心“从哪儿来呢?

从我们的文化道统中衍生出来,我们的文化道统又从哪儿来呢?

从圣贤书中而来

那圣贤的思想来自于什么呢?

很多人谈孔子,认为孔子是个老师,须知孔子的大半生都是仗剑的侠客、一个能用一生的时间奔波在追逐梦想的大道上的人,怎么可能是个文弱的书生!

现代社会大谈“适应论”——你改变不了的,就只能适应…;我认为,人不能盲目的适应环境,如果把人放在一个你无论如何也不想、不愿、不能适应的地方呢?

如果孔子也选择适应当时的环境,不去奔波、传道,还会有我们的今天吗?

如果中山先生也如此,没有弃医从政,还会有我们的今天的共和国吗?

我们生活在这个世界,没有人能够绝对的控制必须做什么,不做什么,即便是古时的奴隶,仍然有选择,痛苦的生或者壮烈的死,老子说: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不盲从,要用自己的“眼睛”去看世界…

何况,鹰击长空、鱼翔浅底、万类霜天竟自由。鹰是不能和鱼比游泳的,鱼也无法和鹰比飞翔,关键是找到自己的“位置”即可。

如何找到自己的位置呢?

首先要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你的方向在哪儿?

很多人讲,方向比努力更重要,可是,方向又是由什么决定呢?

我认为,方向由志向而定、由梦想而定,如果能凝聚为信念,你不想成功都难

很多人问我,你大学是不是读的文科啊?——那当然不是了。我个人认为,文科或者理科都不重要,读书才几年,能学多少东西?懵懂的年代又知道学些什么?

况且,理科的东西偏重于技术。,更务实一点,对于安身立命而言,未尝不是一个好办法,但是,当你到了某一种“位置“,你会发现这种单纯的理科(性)的东西并不能帮你解决多少实际问题,你必须学会某些“文”的东西,就如同我们今天的社会——仍然是封建时代的文官体系(中外都一样);因为技术是慢慢积累的,可以复制的,而管理则不同,管理是无规则的,一直处于一种动态平衡中,古之善法也可成为今之恶法,韩非子讲法家,法术势,就是洞察了这一情况。

“阴符”有言:观天之道,执天之行。尽亦!

老子说:道可道,非常道。

一个是知与行,一个是悟。有了知和行,才会有所悟。

王阳明正是经历了种种厄运,才会在鸟不拉屎的贵州龙场驿,历经3年,终于爆发了影响千年的“龙场悟道”。顿悟的人,会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如同李连杰在经历了海啸后终于明白“武者止于悟”。明朝选择了朱熹,放弃了王阳明,结果终为满清所灭,明朝的后人带着阳明的思想去了扶桑(今日之日本),在美国黑船压境的时候,这股思想最终成为倒幕运动的精神力量,大久保力通、涩泽荣一、伊藤博文、打败了俄罗斯太平洋舰队和波罗的海舰队的日本军神东乡平八郎(据说你身上始终带着一个牌子,上刻七个字“一生俯首拜阳明”),无不是阳明学的狂热信徒,可见,思想力量的伟大。


       佛是什么?

       我认为,佛——就是觉悟了的人。

       我觉得:无论一个人是否信佛,或读佛经佛学,只要他觉悟了,相对于他所能影响到的人,他就是他们的佛。。。

       回到心,佛家讲波若波罗密,通过智慧到达彼岸,我理解为:

佛——智慧之心;道——自然之心;儒——仁爱之心;法——正气之心;墨——侠义之心;兵——名利之心

其中名利之心最为人看中,造就了今日笑贫不笑娼的时代,没有制衡的权力是可怕的;同样,没有制衡的思想也是危险的

心有种种,什么才是这个时代现在相当比较需要的“心”呢?

     依马斯洛需求理论,需求中存在“边际效应递减的问题”,所以,没有一成不变的东西,“为有源头活水来---朱熹”,提倡格物,方能致知;人的正常需求是本性、是合理的,无须格去。阳明学提倡:心即理、致良知、知行合一,其中“心即理”是其核心,凤凰翔于千仞,…,道在险夷随地乐,心忘鱼乐自留行。

     阳明学——回到自己的本心

     公元15世纪左右,世界开始步入近代史的开端,经由地理大发现引起的国家竞争拉开各个国家互相合作和竞争的序幕,西方之所以成功:

一是冒险的精神(商路被奥斯曼土耳其阻断,求生之心),二是宗教(基督教,那时是基督教产生了分化,从而形成了天主教和新教【美国的诞生正是宗教分化的结果,105位清教徒伴随着五月花号的寒流在北美开启了新的世界,终成世界一级】的信仰。

事物是环环相扣的,在古典时期,游牧民族一直是以征服者的角色在这个世界上横冲直闯,最典型的匈奴帝国、突厥帝国、蒙古帝国(尤以成吉思汗时代为最),这些中亚的骑士们有着当时世界上最强大的战争机器,几乎全民皆兵,蒙古的西征将火炮(火炮已在宋朝出现)带到了欧洲,轻而易举的摧毁了欧洲的城堡,以至于欧洲出现了长达300多年的“黑暗的中世纪”(魔戒/指环王/等很多影片都以此为题材),蒙古的西征在将火炮带到欧洲的同时,也将鼠疫带去了,造成近半数欧洲人的丧失,直接后果就是部分宗教徒们开始怀疑上帝的存在,给文艺复兴起到了一定的积极作用。

伊比利亚半岛上两个土地贫瘠的国家,葡萄牙和西班牙先后通过海上之路获得了大量财富,引发了世界范围的国家竞争,以致后来的荷兰首创股票交易所,全民融资这个不到两个半北京大的地方(近1/3国土低于海平面靠复杂的水利设施保障)雄霸全球长达一个多世纪,再后来的英国工业革命…近代史由此风生水起,九个世界性大国陆续登上世界舞台,第九个国家——美国,至今仍然遥遥领先…

但是,科技的发展永远无法弥补精神的损失…

自“普强实验”问世以来,人们对公司始终心有余悸,包括曾经人肉火腿…近期的三聚氰胺…。

正如人的DNA是双链结构一样,天地有阴阳,万物有盛衰,事物不可走极端,历史证明,任何“单链”都是不可靠的,可以延伸到你能想到的方方面面。

一言以蔽之,科技的发展永远无法弥补精神的损失…

未来的世界,必将是思想与科技并行的时代。

 

以上原创  2013.07.21

 


评论

© 不动若山 温润如玉 | Powered by LOFTER